一个香港家族与中共的亲密合作(国家为什么照顾霍家)

2006年10月28日,香港著名爱国人士霍英东逝世。新华社消息中一句“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道尽其精彩一生。

如今,霍英东虽故去十多年,但与中国共产党的亲密合作,已成为霍家三代人的传承。

打破封锁

70年前,新生的共和国面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最严酷的禁运政策,禁运种类达2100多种。从事运输业的霍英东毅然选择与共产党合作,冒巨大风险将物资辗转运往内地。

霍英东长子霍震霆当时仅五六岁。在他记忆中,父亲那时很瘦,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但我父亲很坚持,对国家有利的事,他一定会做。”

次子霍震寰告诉记者,在别人看来,霍英东是“最笨的”。“因为他运输的是最便宜、赚钱最少的。但那却是国家最需要的,其中就有黑铁皮。当时前线打仗,黑铁皮是做汽油桶用的,国家很缺。”

中国共产党从不忘记在危难之际出手相助的朋友。1964年,霍英东受邀参加新中国成立15周年庆典。

霍震霆说,那是父亲第一次到北京,见到了新中国崭新的精神风貌,也感受到了国家领导人对他的礼遇。

如果说此前帮助新中国是出于朴素的家国情感,那么此后认同新中国、报效国家则成为他理念和事业的出发点。

霍英东帮助新中国打破封锁的故事流传很广。霍家长孙霍启刚认为,在国家最困难时发挥香港所长、帮助国家走出困境,这种“患难之交”是霍家与中共建立合作的基础和开端。

年龄较小的霍启文始终记得爷爷对他说过的话:“国家不强大的话,哪怕我们每个人都富有,拥有多少的东西其实都是假的。只有国家强大,才能保护我们每个百姓。”

体育突破

新中国长期受西方全面围堵,体育是其中一个重要领域。

霍英东热爱体育。他的几个孙子都谈到,爷爷对他们没有什么要求,就是要锻炼身体。霍启刚说,爷爷搞体育,不光是为了强身健体,他看中的是体育的感染力、凝聚力。

上世纪70年代,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新中国逐渐打开对外交往的大门。德黑兰亚运会给中国突破西方在体育领域的封锁提供了契机。

霍震霆那时已是父亲的左膀右臂,直接参与了一系列重要活动。他带着香港自行车队参加德黑兰亚运会,和父亲一道为恢复中国在体育界的合法席位东奔西走,先后帮助中国恢复了在亚足联、亚羽联、亚自(自行车)联等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中的合法席位,为中国在1979年重返国际奥委会打下了坚实基础。

申办奥运,是霍英东最大的梦想。

北京拿到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时,健康状况已不允许霍英东到莫斯科现场。霍震霆电话打到香港时已是深夜:“父亲放下电话就去游泳,用一个很简单的行动表达梦想实现的喜悦。”

当北京奥运会举行时,霍英东已离世。谈到此,霍震霆声音颤抖:“尽管他没能看到香港奥运火炬的传递,没能看到香港万众一心的热烈气氛,也没能看到壮观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但中国能圆‘奥运梦’,我觉得对他老人家已经是蛮安慰了。”

实现体育承载的强国之梦,在霍家第三代人身上延续。

“爷爷那个时代是通过体育,希望我们国家在国际上有话语权。”霍启刚说,“我们这个年代是全民体育的时代。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把体育产业弄起来,让更多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参与其中,用体育把社会凝聚力、社会正能量发掘出来。”

霍启刚还在思考如何借助体育促进香港与内地融合:“我希望有一天,粤港澳大湾区一起举办全运会,甚至申办世界游泳锦标赛这样的比赛。”

与爷爷一样最爱足球的霍启山,心中有一个世界杯之梦:“我作为执委参与亚洲足协,帮助国家争取到了2023年亚洲杯,希望下一步争取世界杯来到中国。我们一定可以在国际体育舞台讲好我们的中国故事。”

改革先锋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号角。霍震霆清楚记得,就在听到三中全会召开的当天,霍英东作出了在广东中山兴建温泉度假酒店的决定。

随后,广州白天鹅宾馆、北京贵宾楼饭店相继建成,番禺南沙的开发更是倾注了霍英东无数心血。

霍震寰一直帮霍英东做投资。改革开放初期,没有前路可循,霍英东最多的精力花费在打破常规、为内地开辟新路上:“早期内地涉外酒店,本地人进去要有单位介绍信。我父亲说,我们自己人怎么都不能进自己的酒店?他要求白天鹅宾馆向社会开放。这应该是内地第一家向社会开放的涉外酒店。”

霍启刚回忆:“爷爷总想着如何帮助国家更上一层楼。比如建北京贵宾楼饭店,是因为北京要办亚运会。上世纪90年代北京还缺少国际水准的酒店,他希望我们国家第一次迎来这么重要的运动会时,可以有一个比较靓丽的条件去接待外宾。”

霍英东先后投资100多亿港元,支持内地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文化、卫生、体育事业发展。在香港回归这一重大历史进程中,霍英东也以他在香港的威望发挥了独特作用。

对霍英东的贡献,国家给予高度肯定。2018年,霍英东获得“改革先锋”称号,港澳人士中只有5人获此殊荣。

谈到国家对霍英东的褒奖,霍震霆说:“父亲常说,他为国家做的是很小的事,就像对海洋而言的一滴水。”

同舟共济

1983年,霍英东罹患癌症,主治医生建议他去美国治疗。

“但他坚决要去内地。”霍震霆说,他更相信我们国家的医生,相信我们国家的体制,所以去了北京协和医院。整个过程都能感到中央领导对他的重视,“作为家属,我们非常感动”。

“这是信任,也是感情。”霍启刚说。经过医院的精心治疗,霍英东的病情得到了控制,20年没有复发。

2006年,霍英东去世,党和国家给予他极高的礼遇。如今,霍家第二代宝刀未老,第三代也已走上事业发展的舞台。

对第三代霍家人来说,怎样做好香港青年的工作,帮助香港青年真正认识内地、认识中国共产党,是最重要的课题。

已是全国政协委员的霍启刚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从小红船开始到现在,共产党对国家的贡献、对香港的贡献,很多故事我觉得讲得不够。回归20多年了,我们这一代有责任多关注、多理解、多贡献、多参与。”

在霍启山看来,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使命:“爷爷那一代一直参与改革开放,是协助中国富起来;到爸爸那一代就是协助中国走出去;我们霍家第三代,重要的是在国际舞台讲好中国故事。”

在霍启文眼中,每一代更有每一代的机遇:“到我们这一代,我觉得机遇更多了。你看现在的大湾区、‘一带一路’,是改革开放的新阶段。人民富起来,这就是最大的机遇。”

一代人老去,新一代人接棒。霍家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正在延续,香港新一代青年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步伐正在加快,潮流势不可挡!

文章转载网络,真实度自我甄别,作者:lvz,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绿洲网 https://www.gamer-sky.com/archives/1377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12:02
下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12: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