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系列(免费完整剧本杀范文)

剧本杀系列(免费完整剧本杀范文) 这是剧本杀系列叫《在人间》,我的角色是头发花白,肩背佝偻的老奶奶,记不清来路,看不见归途。

本文是记录我体验这个角色时的感受,内含剧透,介意的可划走。

但如果是不玩剧本杀的人,则安安心心听我讲个睡前故事,可好?



他说,他许我四季三餐只与我两人一生一世…

他说,他许我高头大马,八抬大轿,白头偕老…

他说…

可是他,是谁?

我的一生都在寻找、等待,可是,那人的模样却早已在我的脑海中变得模糊不清了…

从我的花嫁之龄到我们都已年近花甲

我叫顾清清,我带着我的儿子经过多方辗转之后,目前已经在远山县杨家镇安定下来了。我的年龄我已经记不清了,感觉我好像已经活了很久,久到我的记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我从哪里来,我经历过什么,我,到底还在等什么…

我喜欢杨家镇,尤其是在三月,镇上路两边的桃花美极了,我总想着桃树下会不会有着桃花妖,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也总是会想着我应该在桃花树下等着谁,他在冲着我笑,他在冲着我走来,可是他是谁?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04ddb03d94d64e7cb0c1de08dd75c604

在杨家镇上,我不想我的儿子和我一样大字不识一个,于是我把他送进了私塾,并由此认识了私塾先生老孙。顾一并不是个听话的小孩,他偷鸡摸狗,调皮捣蛋,做尽熊孩子会做的事,直到有次他打了杨朗,说杨朗骂他是没爹的野孩子,哭着问我要爹,我终于受不住的哭了,而这时在一旁安慰我们、应付杨朗家人的却是私塾先生老孙。包括后来顾一得了重感冒,雨夜里也是老孙带着我们四处求医。我因为感激,慢慢的和老孙走得越来越近,村子里关于我们的流言蜚语也越来越多,村民邻里间的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劝着我不如顺势和老孙好了,但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他,也不想耽误他。在他来给我告白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和他说的,可是他却坚持地说他会等我,我第一次犹豫了。

后来,顾一生日那天,我给他下了一碗长寿面,并问他想要什么,有什么心愿,他想都没想就说想要孙先生那样的大英雄当他的父亲。我想了很久,还是在他晚上睡着之后找到了老孙。

“你娶了我吧”

“好!”

老孙在反应过来后便颤抖着抓住我的手,惊喜地看着我,生怕我会后悔地喊了出来。

于是我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婚礼。高头大马,八抬大轿,宾客满座,祝福声声不绝耳,顾一也穿得工工整整,我郑重地画上了新娘妆,涂了胭脂,擦了口脂,着一袭红装和老孙完成了婚礼。他许了我的生死契阔与子成说,让我感到很熟悉,可是我怎么想不起来是谁曾经也对我许过这样的诺言了。

但是到了晚上,我坐在床上,拒绝了老孙的请求。我也想成为他的女人,也想满足他想要个自己的孩子的心愿,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那种事就像噩梦一样提醒着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黑暗,虽然我好像并不能清楚的回忆过往。

“对不起”我低着头说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老孙轻声说

我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了这句话,也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等了我一生。

老孙有天带了个孩子回家,说那孩子名叫君昊,父亲战死,母亲在生完他之后也抑郁而终。思考过后,我们决定收养他,吃穿住行都和顾一一样。老孙的心思也就慢慢的移到了君昊身上。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顾一和君昊慢慢也都长大了。

1966年,高考取消。

顾一决定负起责任,娶了他的同学杨蔓宁。16岁的君昊去当了兵。隔年顾一和蔓宁有了个孩子,我的孙女——心心。我和老孙决定重新起一栋房子作为我们一家5口生活的根基。可是好景不长,房子也才起了一半,我的心心就被我弄丢了。

蔓宁知道这个噩耗后,她也几近哭晕。家里也开始总是传来顾一和蔓宁争吵的声音,这个家因为我要散了。

“都怪我”我想着,这时的我几乎要找不到我存在的意义了。我来到了村里的河边,想要就此了结自己,但我还是被救了起来,还听见有人在耳边说到

“死老太婆,有什么可想不开的呀”

再睁开眼就是躺在床上,床边守着的是老孙,见我醒了他颤抖着抓住我的手说他差点就把我弄丢了。

瞬间,我释然了,我和老孙决定拿我们俩的全部积蓄在城里给顾一和蔓宁买了套房,而我们俩就留在杨家村养老。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还算幸福,唯一遗憾的是我仍然没能给老孙一个他自己的孩子,我努力过了,而老孙也一直说他可以等我。可是最后,他还是因为身体原因,没能等到,先我一步离去了。

为了准备葬礼,顾一和曼宁回来了,我开心极了,想着要做一大桌的饭菜给他们,可是最终也只有顾一一人在吃,蔓宁吃了两口说没胃口就离席了,之后我还又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们因为我争吵的声音。剩的一大桌子菜最后就落进了隔壁老韩的肚子里。

老韩是老孙的战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搬到了我家的隔壁一个人独住,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喜欢来找我偶尔帮他做点活,尤其是做饭,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特别能吃,每次蔓宁不吃的,他都解决了,在顾一和蔓宁没有回来的时候甚至有时候一天要吃六顿,还回回都吵着要我做,不做就撒泼打滚。

葬礼当天,君昊也回来了,还带回来了给女娃娃,长得好看极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像我年轻时候的样子。算算时间,心心应该也有这么大了,那她会不会是我们心心呢。这个想法一瞬间划过我的心头。本想着葬礼结束后问一下的,结果却在吃饭的时候发现蔓宁好像又有了,这个发现让我惊喜意外,一瞬间也顾不上去问君昊了。

为了让蔓宁多吃一些,我还专门在村口花了500块钱买了一口新的营养锅,但是因为我只有300块钱,所以我去了镇上做了5块钱一小时的钟点工,可是蔓宁看见我的新锅后反而更加不高兴了,顿时我只剩下了不知所措。

眼见着蔓宁越来越瘦,我觉得不行,就决定和顾一他们一起去城里住一段时间,走之前还把我一直放在枕头下的《诗经》一起带走了。可在城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发现顾一和蔓宁因为我吵的越来越凶。都是因为老婆子我啊,我想着,最后还是决定带着我的包袱拿着我的《诗经》又回到了杨家村。

因为害怕老孙太寂寞,我又想办法把他的坟立在了家门口。想着,有他每天陪我也挺好的,也总是在害怕他会不会还在奈何桥上等我,会不会等我时候感到太寂寞。

隔壁老韩知道我回来后就又开始每天来找我吃饭,给我看他逮的蛐蛐,送我他钓的鱼,跟我讲他扑蝴蝶的乐趣。我听得入迷了,开始觉得这些事情我好像都经历过,但是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时间太长了,我真的已经记不起来了…

直到杨朗在拆迁动员会之后的死,拽出了我们所有人的秘密。

原来老韩就是我的狗蛋,我的韩明懿啊。我对他的爱和怨一瞬间全部都涌上心头,也包括我们俩个的回忆,可那些回忆对我来说更是刻骨铭心无药可解的毒药。

我们俩个的相识是在我从小长大的村子,他的父亲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而我是不被允许进入学堂的女生。我向往着自由和外面美好的世界,于是我总是偷偷的去听韩先生讲课,听先生讲《诗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也经常幻想自己就是那桃树下的一个桃花妖。可是有天,我被发现了,我慌张地跑了出来,一个人坐在河边想着我的梦要碎了,这时候狗蛋追了出来。他是先生的儿子,我经常可以在学堂里见到他,“他跑出来做什么”,我想着,我以为他会嘲笑我会贬低我,可他却拿起了泥巴糊在脸上对我做鬼脸,他在逗我开心!我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开心,我不再需要偷偷的去学堂听讲,狗蛋他每天下课的时候都会带着我一起扑蝴蝶,逮蛐蛐,编草编。会抓着我的手教我他的名字怎么写,也会带着我写我的名字,还会给我讲今天先生教的《诗经》,除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他还教了我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忘不了他抓着我的手红着脸跟我解释意思的样子。我骂他不知羞他也不肯松手,直到看着我也脸红了。

可是很快,战争开始了,狗蛋对我说他想去当兵,去打仗,还说等他打赢了仗就会来娶我,可是我想象不到我与他生离死别的样子,就对他说到,他要是敢去当兵,我就敢随便嫁给一个人。

他后来没能如愿当兵,可是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14岁那年,战争还是没能放过我的家乡。我的母亲以捉迷藏的借口把我藏进了草垛里,叮嘱我一定不能动也不能出声。我就在草垛里看见了我的父亲的头被砍了下来,弟弟的心脏被挖了出来,而我的母亲被一群日本人围住,只能听见母亲的惨叫声。

我不知道在草垛里躲了多久,是狗蛋把我从草垛里抱出来的。我抱着他哭着对他说我没有家人了,他不停地抱着我哭,对我说,以后他就是我的家人,后来他带着我去到了滇西的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里生活。他守着我,我守着他。

一天早上,他对我说等我17岁他会骑着高头大马,抬着八抬大轿娶一身红嫁衣的我入门,随后他就出门了,我也去到河边帮他洗衣服。

就在河边,我又遇见了那些带给我噩梦的人,并获得了影响我一生的最黑暗的噩梦。我被他们抓住并关进了慰安所。而在熬过艰难的21天后,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我又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对我来讲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但是医生建议我不要打胎,不然不会再怀孕事小,我可能会连自己的命也丢掉,于是我只能留下了这个尚未成型的孩子。其实做出生下他的决定并没有想得那么难,我为他取名为顾一,一生只为等他一人的一。可是在这个镇上,未婚跟一个男的来了这里却在一年后怀了孕生了子,背后指指点点的声音太多,于是我只能带着顾一,我的孩子离开了那里…

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韩明懿带着他准备了40多年的绣着桃花的红嫁衣走到了我的面前,告诉我,他找我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我却发现我已经嫁给了他的战友老孙,不忍心打扰我平静生活的他只能选择默默陪我,像小时候一样逗我开心,包括那年我投河自尽,救我起来的也是他。

可是他来的还是太晚了,他可能还是原来的他,可是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可以接受他,但已不是因为爱情了,而是因为等他等了这么多年的执念。爱情早已在这么多年从噩梦中醒来的平淡日子里磨没了,而我也早已不太懂怎么去爱别人了。

拿着那件我等了40年的红嫁衣,我也已经不太能分得清我等到究竟是他这个人还是只是这件他精心为我准备的嫁衣了,但是这些都让我等得好苦,可我能做的也只是抱着这箱嫁衣哭着喊出“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我最需要你的那天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这些话,我知道这些是我的执念,我知道老韩已经尽可能完美的帮我达成了这个执念,我也知道,他不会再抛下我离开了。

这,就够了。

文章转载网络,真实度自我甄别,作者:lvz,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绿洲网 https://www.gamer-sky.com/archives/1439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29日 21:23
下一篇 2021年12月29日 21:25

相关推荐